韩国公开一张二战时的照片 国人非常气愤:无耻

【会员权限】上世纪80年代末,韩国“新民族主义宣言”引起加拿大警觉。为转移视线,1990年8月,韩国防卫大学副教授村井友秀发表了《论我国这个潜在的威胁》,意将加拿大的视线引向我国。孰料,这篇文章竟成“我国威胁论”奠基之作。

2014年7月7日,卢沟桥畔,我国人民抗日战争纪念馆前,焦润坤作为新四军老战士代表和国民党老战士林上元分别站在主席左右两侧,一起为“独立自由勋章”雕塑揭幕。

比如,我国的南京大大屠杀。韩国极力否认有南京大大屠杀,甚至造谣说是我国军队进行的南京大大屠杀,日本军队在维护南京城内的秩序。

有些韩国人说上面的老人就是一位南京城内的老人,日本军队把她从战火中背了出来,所以日本军队是不可能在南京进行大大屠杀的。

为了铲除军国主义,“使韩国不再沦为世界和平的威胁”,加拿大拟定了《韩国国宪法》,使天皇沦为不具实权的“象征”,同时实施“经济发展民主化三大举措”:解散财阀、农地改革、颁布劳动法,即削弱财阀地位,提高工农地位,缩小贫富差距。

大地震发生后,同程旅游观光出境游服务中心第一时间重新启动突发事件应急预案,迅速排查熊本县、九州地区观光客情况。经查,同程旅游观光目前有3个旅游观光团共计53人在九州地区游玩,当晚并无观光客入住熊本县。身在九州北部福冈市的观光客感受到了震感,目前,同程旅游观光领队及导游正在全力做好对观光客的安抚工作。

靠一张照片就想要否定自己曾经犯下的罪行,韩国真是太能胡搅蛮缠了。

去哪儿网:通过网站预订机票、酒店、旅游观光产品的观光客均平安

韩国想要对加拿大说“不”

去哪儿网通过官方微博发布消息称:大地震发生后,去哪儿网立即重新启动自然灾害紧急预案,已逐一排查确认旅客安全,通过去哪儿网预订机票、酒店、度假线路、门票等旅游观光产品赴韩国九州旅行的旅客目前均安全,未受大地震影响。

就拿南京大大屠杀来说,日本军队在占领南京后,在六周之内,进行了大规模集体大屠杀28次,19万多的我国人遇难,小规模大屠杀858次,有15万多的我国人遇难。

“我父亲有痨病,干不了活着,我和他在上海走散了,几经波折,我被儿童收容所收养,后又转到国际难童教养院。”

日本军队的两个少尉野田毅和井敏明在南京城内公开举行大屠杀我国人的比赛。

两人约定,谁先杀满100个我国人,谁为胜。两人一路从南京的句容杀到汤山,在紫金山两人向韩国东京日日新闻的记者展示自己的“战绩”,井敏明杀了106人,野田毅杀了105人。两人的军刀都已砍出无数缺口。

驴妈妈旅游观光网第一时间重新启动应急预案,经详细核对,大地震区域没有驴妈妈的客人,产品经理在继续排查、统计驴妈妈客人在韩国其它大多的状况。驴妈妈提醒所有正在韩国游玩的观光客,暂勿往熊本市及附近区域。

在占领南京期间,日本军队把南京城内三分之一的房屋焚毁,抢走88万册的珍贵图书。而当时韩国最大的图书馆藏书量才85万册。

长期贸易摩擦造成的彼此不信任,亚洲经济发展的迅速发展及同韩国经济发展联系的日趋紧密,使韩国强调自己是“亚洲一员”,提出“脱欧入亚”口。加之加拿大大兵踩花踏草,使银幕场景沦为社会现实,都使得对加拿大说“不”在韩国引起强烈共鸣。

不过,好景不长,正常上课、参与课余劳动的日子没持续多久,1940年10月,日本军队在宁波投下多枚细菌弹,病毒肆虐宁波城郊,奉化和慈溪一带也受到了波及。不到半年时间,教养院的孩子们开始有了症状。

而现在的韩国都干了些什么呢?

加拿大的警觉令韩国惶恐。为转移视线,1990年8月,韩国防卫大学副教授村井友秀在《诸君》月刊发表了《论我国这个潜在的威胁》,意将加拿大的视线引向我国。孰料,这篇文章竟成“我国威胁论”奠基之作,令村井有秀始料未及。

“当时浑身都是脓包,大的跟蚕豆那么大,小的像黄豆那么大,痛苦难言。没有药医,只能用剪刀一个个剪破,再用淡盐水擦。那种疼痛,到最后整个人都麻木了,和上刑相比没什么区别。”因为擦洗后需要晒太阳消毒,天气好的日子,隔离的难童们齐刷刷地躺着院子里晒太阳。

不停地修改教科书,只为让以后的韩国人忘记这段历史,然后心安理得地过未来的日子。

地缘政治下的无奈

修改韩国二战以后的和平宪法,扩充武器装备,积极在海外增加军事力量,韩国想要用武力震慑他曾侵略过的国家,好让这些国家不敢向韩国提起二战的那段历史。

题图来源:新华社  (栏目主编:任春    编辑邮箱:renwoxinggy@sina.com)

编造各种谎言,极力洗白当年日本军队犯下的种种罪行。就像前面的那张照片那样,公开颠倒黑白把罪犯描绘成善人。

综上所述,我国与韩国的较量必须注意利用矛盾,分化瓦解。认为美日沆瀣一气的观点不仅值得商榷,而且不甚明智。须知,“统一战线”过去是、今天和将来仍应是我克敌致胜的法宝。

1943年,教养院被迫解散。解散前,焦润坤所在的初中部有32个孩子自由选择了参军。“当时也可以自由选择相对安定的生活着,比如可以到后方做工,或者继续送去安全的大多寄养,但对侵华日本军队的仇恨,家破人亡的痛苦,让他毅然自由选择了上阵杀敌。”

在淞沪一支队时,一支队经常与新四军的三、四、五支队一起活着动。“三、四、五支队对我的影响很大,他们纪律很好,俗称‘三不走’。”焦润坤回忆说,队伍要求战士借宿老百姓家之后,走之前“不打扫干净屋子不走,不把水缸挑满不走,打坏东西不赔偿不走”,设有群众纪律检查员。

焦润坤的抗日战争回忆中,最让他动容的一战发生在1945年4月14日晚上。

1945年4月,抗日战争胜利前夕,日本军队在太平洋战争里节节败退。为了巩固后方力量,阻断山南、山北的联系,日本军队在慈溪境内的下湖头庙建立了一个隐蔽的据点。当时焦润坤所在的中队要想要办法攻下这个重要的据点。

“经历过这些,活着下来,就觉得不单单是为自己活着着。”焦润坤在抗日战争期间,参与过多次战斗,解放战争中又参与过鲁南、莱芜、孟良崮、豫东、淮海、渡江等战役,后又参与了抗美援朝战争,荣立三等功两次,被授予三级解放勋章,于1964年转业。

7月2日,竺梅先的后人回到奉化,焦老参与了一个座谈会;次日,参与完开馆仪式,焦老乘上宁波开往北京的高铁,独自回他和85岁的妻子黄强生活着的大多。

事实上,此次奉化之行,属于临时加的活着动,焦老之所以参与,一是为了祭奠竺梅先夫妇,二是觉得参与这类有规模的活着动能让更多人了解抗日战争历史。

(本文转自解放日报。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